Aero Supersports – 最后的门徒

在威尔士的最西北角,有一个叫做Anglesey的小岛,中文翻译叫安格尔西岛。它面朝爱尔兰海,和大不列颠本岛隔着一道海峡,地势险要,风景瑰丽,隔海相望是英国本岛Bangor和对岸的Menai,中间连着两座大桥。两千多年前,两拨人隔海相望:迫害基督教的罗马人,对岸信德鲁伊教的凯尔特人,中间是隔阂与战火。那时候,Anglesey岛是英国中部的最后一块仍旧在奋力抵抗罗马帝国的地方,也是德鲁伊教的最后避难所。可能是它和大陆离的太近了,今天一些在这里生活的人,都不知道雄伟的梅奈大桥对面,连接

的是威尔士第一大岛:“什么,这里有个岛?你开的是什么车?是从博物馆里面开出来的吗?”我说这是摩根的Aero Supersports,是你们的国产车,是最新款的,而你们所生活的这个地方,曾经屹立着英伦三岛最后的凯尔特人德鲁伊教门徒。

去提这辆车时,已经是我第四次前往英国摩根工厂了,一如既往地。我又走丢了。前来接待的Mr Mark Ledington是摩根汽车负责全球经销商业务的经理,他忙里忙外的样子表明了摩根汽车的良好运作。他专门花时间给我们介绍Aero Supersports的各种操作与使用,然后就把一大串钥匙交给了我们。最后,Mark建议我们示范一下敞篷的操作方式,但由于我上路心切,就此告别。

摩根北京经销商的老板Jim,给我推荐过一条适合这辆车的试驾路线。他建议我驾车穿过威尔士北部的国家森林公园,一直开到威尔士西边的滨海小镇Porthmadog。当我打开那封邮件时,我就笑了–那条路线我已经走过两次了。

其实,这辆敞篷的Aero Supersports上次采访摩根工厂时,老板查尔斯摩根给我仔细讲解过。他的原话是:我们的这款汽车,比保时捷轻,马力比保时捷大,这意味着我们更快更好。说实话,我当时并不太认同,起码是在他启动发动机的时候,我觉得车内噪音有些偏大,车内空间也显得有些局促。几个月后,当我带着更多关于英国的阅历和对英国车的理解故地重游时,更多的担心来自于–如何在威尔士蜿蜒曲折的山路上驾驶这辆在视觉上肩宽体胖的Aero Supersports。很多英国的道路,都非常窄,并且双向单车道。刚来英国时,并不习惯,虽然以前也在国外开过车但也经不起右舵+路窄的双重心理障碍,以及各种带着逆向思维转盘等等。

今年英国有一个雨水过量的季节,每日天气变换之快,就像在虚拟世界中开启了外挂。所以,不加任何征兆的就下起了雨。“他刚才教你怎样搭帐篷了吗?”刘宇抢险发问。雨开始大了,我停到路边,准备搭篷。作为Aero系列的敞篷版,Supersports的双拼式车顶是一个奇特的设计。这并不是设计师的别处心裁,而是以它的尾箱空间和车顶宽度,整体式的车顶式无法放入后备箱的。所以如果车里只有一个人工作量就加大了一倍。长按后备箱开关,两人一起取出木制车顶,按照先后顺序,注意边缘密封,使巧劲口上金属锁扣,即可完成。虽然有点麻烦,但过程不失乐趣,甚至在最后一个锁扣“砰”的一声合拢后,还有一丝成就感。这种精神上的愉悦,是你边开车,边按按钮的短短几十秒里体会不到的。

这款车是摩根和宝马深度合作的产物。发动机,变速箱和传动系统都来自BMW。4.8升的V8发动机和6速ZF自动变速箱,表达在推背感上的数据,远比数据表更有说服力,如果你光幻想着270KW的输出数据,就无法看透查尔斯那诡异微笑后面的预谋。

他的快,没有任何修饰,不含矫揉造作,相比少林功夫,他更想英式传统拳击,而车头突出的轮毂罩设计,在我眼里就是直冲冲的两计重拳,这种力量没有迟疑,不经询问,完全是一种破门而入的冲击。它能在4.5秒内完成百公里加速,也能将急速达到280km/h。

Aero 的车身结构为铝合金框架结构,即由铆钉连接的铝合金材料为主体框架,并用胶水做细节密封。木头的作用,在作为车身内部结构时,它被填充于铝合金材料的内部,作为缓冲吸能的材料;在非扭矩承载车身部分,如座舱内部,则大量用作装饰,以及在门板内部的缓冲功能。如果你简单说摩根的车是木头做的,那显然是不客观,不正确的。纯粹的木质车身,在座位马车的时代就已经被拽的吱嘎乱响了,“一匹马力”都承受不了,何况。。。。。。

穿过森林,来到美丽的Bangor小城,上上个世纪的梅奈大桥画出了一道漂亮而有力的天际线。开过大桥,我们来到了Anglesey岛的最北面,路的尽头,停了下来。主编要给我录一段视频,内容包括我对Aero Supersports的评价,我是这样说的:

这辆车我已经开了两天,之前从未对一款手工车如此长时间的接触过。直到现在,我还是不能完全赞同查尔斯先生关于摩根和保时捷的对比,但谁好谁坏,已经没有意义。诚然,我能列出一些不满,比如油表指针总是大幅摇晃,电动车窗总是自己上下抽搐,拍档棱角太尖易割手,门内侧和中央都没有扶手,视野不太好,方向盘回馈不够等等。但越是出现这些工程机械设计的失误,或者说,越是这些不完美,却越是让我觉得它可爱。在我眼里,摩根汽车才是真正英国汽车工业最后的门徒。当功能性的完美,机械性的完美,在现代汽车中越来越普遍时,当汽车设计变得越来越彼此趋同时,一辆闪烁着人性与野性,与各种在精神层面触动我们神经的手工车,带着几十年的历史,从未跌倒,坚持不懈,倔强铿锵的一路走来时,我们不再觉得感动,煽情是一种谄媚。理解了执着的不完美,就会懂得为什么建立在一样基础上调不一样,才有价值。所以,请允许我把掌声献给摩根!

文章来源:腾讯汽车 作者:王黎民 摄影:刘宇

 

 

Share:

No comments yet.

LEAVE YOUR REPLY

Reset all fields